AWS掌门人畅谈公司发展、云计算、Alexa和经营战略

AWS掌门人畅谈公司发展、云计算、Alexa和经营战略

2017-10-24 云头条 云头条

AWS CEO Andy Jassy 最近接受了彭博(Bloomberg)的专访,主要谈了公司的发展、云计算、Alexa和经营战略等问题,视频版可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以下是根据视频整理的文字版供大家参阅。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很高兴在此见到您。过去这几年,AWS在您的领导下取得了神速的发展。它是否超过了您最大胆的期望?


Jassy:AWS无疑在非常迅猛地发展。我认为,我们当中谁也没有勇气来预测它会发展得多庞大或多迅猛。不过我认为,我们总是相信AWS有机会成为一家很重要的公司,因为就在亚马逊(一家非常强大的技术公司)内部,我们有许多内部开发团队想帮助加快在基础设施技术上构建应用程序方面的步伐,或者具有成本效率。当然,我认为我们没人会预测到这么快达到150亿美元的收入,我们业务的增长幅度同比超过40%。我也认为我们没人会预测到我们提供的云计算能力是紧随其后的14家提供商总和的好几倍。我们有数百万活跃的客户,我们拥有领先六七年的优势。所有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莫大的惊喜。


主持人:当然,您的竞争对手现在也想做到这样。您如何确保亚马逊保持领先地位?


Jassy:我觉得这涉及几点。世界上各大科技公司都想复制AWS的成功,这对我们来说并不奇怪。AWS对客户来说具有很好的价值主张,引得其他公司竞相仿效。我认为,外面的平台之间存在一些重大区别。我认为首先,AWS拥有比其他任何公司丰富得多的功能。我们还在以更快的步伐迭代,功能方面的差距继续拉大。我还认为,围绕这些平台的生态系统大不一样。不仅成千上万的系统集成商围绕AWS开拓业务,大多数独立软件开发商(ISV)还是SaaS提供商,它们改动软件,以便可以在某一种技术基础设施平台上运行。一些会搞两种平台,少数几家有时间搞三种平台。它们都从AWS开始入手,就因为我们拥有如此重要的市场领导地位。我认为,大多数平台还适用于不同的地方。只有你进入到当前技能的不同水平,才能学到某些经验教训。而由于我们的SaaS业务规模是另外14家提供商的好几倍,它们根本还没有学到那些经验教训。所以,你看到各种参差不齐的性能。


主持人:您刚添加了通用电气(GE)这个客户,而谷歌获得了Spotify,微软获得了美国银行。谈谈您如何不仅获得新客户,还如何留住老客户。


Jassy:我们有数百万的活跃客户,他们其实涉足的领域很广泛。你知道,大多数大获成功的初创公司是在AWS的平台上完全从零开始建立起业务的。这些公司有Pinterest、Airbnb、Slack、Domo和Robinhood。而在过去这三年,企业、公共部门其实显著加大了投入于AWS云的力度。你可以看到每个重要的垂直行业领域都在使用AWS,比如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壳牌和英国石油(BP),比如金融服务领域的第一资本(Capital One)和澳大利亚银行,比如制造领域的GE,它们实际上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AWS,正在将9000个应用程序迁移到了AWS。施耐德电气、飞利浦和Netflix完全将一切放在AWS的上面,尽管我们的视频业务在与Netflix争夺市场。另外在公共部门,全球近3000个政府机构在使用AWS。所以,我们在每一个想象得到的细分市场拥有的客户比其他公司要多得多。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Netflix,很显然那是AWS在流媒体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在什么场景下这种情况会有所改变?


Jassy:没错,Netflix是亚马逊在消费者流媒体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但是AWS一开始就设立了领导团队独立的不同实体。我们还认识到,如果我们想要服务于许多消费者业务竞争对手,我们不仅要有最佳平台的最丰富功能,还要像完全对待亚马逊消费者业务那样重视那些客户。事实上,我想如果您有机会采访Netflix,提出上述问题,它会告诉你,AWS完全像对待亚马逊的消费者团队那样重视Netflix。亚马逊消费者团队可能认为,我们对待Netflix甚至比对待我们的消费者团队还要好。不过我认为,你的眼光不能局限于此,亚马逊的消费者业务是很庞大的AWS客户,但它们其实只是另一个庞大的外部客户。这就是我们对待这种关系的方式。

       

主持人:AWS历来很注重自助服务。您是否在添加更多的人机界面和销售人员策略来吸引客户?


Jassy:AWS是以完全自助起家的。2006年,我们只有两名销售人员。我还记得2006年3月推出我们第一项服务S3的头几个星期,我记得其中一名销售人员告诉我:“说来您不相信,有人居然说他们在AWS中要使用6 TB存储空间。”我问道:“你确信是6TB?”我们简直不敢相信。当然今天这很平常,S3中有数EB数据。所以,一开始我们就搞自助服务。但过去十年,我们一直在建立至关重要的现场团队,成员包括销售人员、客户经理、专业服务人员、解决方案架构师和技术客户管理支持人员。眼下我们的现场团队很庞大。

 

主持人:您认为当下最热门的技术:AI即人工智能会如何改变AWS的未来,另外改变客户体验的未来?


Jassy: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应用程序会有一些形式的机器学习和AI融汇其中。今天如果你看看AI的使用,会发现它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但几乎每一家企业都开始对它感兴趣。如果站在宏观的层面来考虑,整个架构有三层。底层面向专家级别的机器学习从业人员。他们知道如何将深度学习模型做入到系统中,这涉及大量的艰苦工作。如今大多数机器学习项目在云端、在AWS上完成,具体来说是在P2实例上完成,我们针对AI作了优化。但是如果您真的希望机器学习在企业迅速广泛地应用起来,我们就要让每个数据开发人员更容易使用机器学习。很少有公司拥有那些专家级别的机器学习从业人员,如果你无法让每个数据开发人员在机器学习方面取得成功,我们认为其实无法进一步发展起来。今天,大家都在为普通开发人员提供处于架构中间层的解决方案,但在我看来,要进一步发展起来有点勉为其难。顶层是这样的解决方案:客户说“这是一个对象,告诉我里面有什么”,或者“这是一张脸,告诉我它是不是这个脸部群的一部分”,或者“将文本转换成图片”。如果你看看整个架构的每一层,我们都在做很大的投入。问题仍然是如今哪些层使用最多。鉴于市场有我们在,你看到使用最多的是底层和顶层。我认为对大多数公司来说真正的宝石是可以用自己的数据来搞的机器学习和AI。所以,我认为我们都要解决那个中间层。

 

主持人:所以,除了AI外,您觉得将来要添加哪些功能特性?


Jassy:正如我刚才所说,AI和机器学习是我们关注的两大方面。我想如果你看看联网设备,我们的家庭、工作场所、工厂、汽车、飞机、轮船、油田和农田会用到数十亿个设备。如果你考虑到这些设备,它们往往是小型设备,CPU性能比较弱、磁盘容量比较小,这就使得云对这种设备来说异常重要。实际上,如果你看看现在的大多数物联网应用,它们在大量使用AWS,无论是Illumina或是基因组测序设备,它们都连入到AWS、在云端分析数据。美国迪尔公司(John Deere)有20万个远程控制的跟踪设备,可以收集种植信息,将数据实时发送到AWS,在AWS上进行分析,然后将信息发回给种植者。如果你看看福克斯(Fox)的Statcast系统,那是一种大型的老式物联网应用系统,在AWS的数据中心房间运行。如果您想想未来,许多这些设备都将在云端运行分析和流程,但是它们也会在设备端运行其中一些功能,而不是往返于云端。它们其实需要的是一种组合程序模型,确定什么任务在云端运行、什么任务又在设备端运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开发了Greengrass(去年我们做了大幅改动)。开发人员说“我看到这些信号后,想采取这些行动。这些我想要在云端运行,那些我想要在设备端运行。”所以,我要说物联网是我们要投入的另一个重大领域。


主持人:谷歌、Facebook、甚至现在阿里巴巴和百度在西雅图设有办事处,您怎样确保人才不被挖走?


Jassy: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是,无论是否面临其他公司的竞争,你都要雇用适合企业文化的人。对我们来说,那就是创造者(builder)。我们异常重视雇用创造者;我说的创造者是指喜欢发明的人,他们喜欢面对不同客户的体验,评估哪里出了问题,然后开发出完美的体验。如果你倾听客户告诉你什么很重要,站在他们的角度不断迭代,从长远来看,你所做的工作就会成功。所以,你要雇用适合企业文化的人,在我们看来创造者就是那样的人。然后,你要让企业成为创造者可以开发产品的场所。如果你看一下整个亚马逊,看一下产品的数量和发明的数量,客户始终处于核心位置。我认为这是创造者喜欢待的地方。我觉得,对创造者来说再也找不出比亚马逊更好的地方了。

 

主持人:AWS的云计算人才基本上云集在西雅图。由于亚马逊在考虑兴建新总部HQ2,到时会分散这个团队吗?多少云计算人才会去HQ2,多少人才又会留在这里?


Jassy:我不知道HQ2方面任何这些问题的答案。我认为我们眼下在竭力评估在新总部要做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虽然大多数人在西雅图,但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有团队。你也知道,我们在弗吉尼亚、波士顿、都柏林和开普敦都有团队。AWS的早期EC2产品就是由开普敦的数千人开发的。所以,我们的AWS团队一开始就遍布全球。如果你再开发一项新服务,可以选择在你想要的任何地方来开发。


主持人:有人希望新总部建在教育水平良好的地方。您倾向于建在家乡?还是建在纽约?


Jassy:这个问题恕无法回答。我认为,眼下我们谁也不知道新总部会建在哪里。还没有最终结果,我们只有观望。

 

主持人:大家都在观望。不妨聊聊全球性话题。非洲是我知道您看重的一个潜在市场。非洲和世界上其它欠发达地区的前景有多诱人?


Jassy:我认为云计算的一个优点在于,如果你看看为什么人们涌向云计算,这不仅仅是它更具成本效益,它还让你得以比旧模式快几个数量级的速度来发明产品。如果你看一看许多这些新兴经济体——看看中东地区,我们刚宣布在中东推出云服务,我想你就会明白云计算在非洲的前景。这些国家在竭力重塑本国经济,年轻人异常多,他们希望本国经济迎来巨大的发展,而技术是重要手段。我认为云计算将在帮助这些经济体增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我认为,云计算不仅有助于建立公司,还可以改变成本结构、改善客户体验,更快地发明新产品。我认为云计算将造就整个生态系统,其中的新初创公司将开拓新业务,从而改变那些国家的人民的前途。

 

主持人:难怪我们看到你们非常迅速地大举兴建数据中心。这个步伐会减慢还是会加快?


Jassy:我认为我们面临大举扩张的机会。我认为我们一直在竭力提醒自己的是,眼下这块业务的年收入达到150亿美元,仍以同比增幅超过40%的速度增长。我要说,在美国,我们刚处于企业采用云服务的起步阶段。我认为我们面临大幅增长的势头。我认为,云是我们一生中最大的技术转变,如果你看看AWS瞄准的这个细分市场:包括基础设施软件、硬件和数据中心服务,我们在全球各地开发的一些解决方案在向整个架构的纵深挺进。我认为那价值上万亿美元。我认为我们处于比较早的扩张阶段。

 

主持人:5年后的AWS是什么样?


Jassy:我认为我们一直在关注未来,但绝大多数的计算会在云端执行。我不知道5年后、10年后或15年后是什么样,但很少有公司拥有自己的数据中心。我认为在这个大转变的开始阶段,正如我提到的那样,预计我们会大举扩张地域版图。我认为,AWS会继续大力投入于机器学习、AI、联网设备和物联网等方面的重要功能。我认为,全球数据库领域在急剧变化,我认为客户对于过去几十年感到了厌倦。到时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无服务器(serverless)产品。我还认为,语音在外面各种应用中会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我们先开始能够使用手机上的应用程序,操作起来相当方便。然后你使用像Alexa这样的音控应用。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看到语音应用呈井喷式发展。


主持人:AWS在与Alexa密切合作,我知道您说过一向不偏爱谁。但是请说说Alexa从AWS得到的好处,以及AWS从Alexa得到的好处,以及将来语音普及起来后你如何看待这个。


Jassy:我认为,Alexa从AWS得到的好处首先是其成本结构非常精益。它能够节省大量资金,把钱花在刀口上,不需要庞大的前期投入。之外,与自己在本地搞相比,它能够大大加快创新速度。我认为在过去5年到10年亚马逊最常被媒体误解的一个方面是,由于大家都关注AWS,而忽略了消费者公司创新的速度。亚马逊消费者公司创新的速度可以说快得令人叹为观止。我认为Alexa会告诉你很多,因为它使用我们数百万活跃客户同样使用的AWS构建模块。我认为AWS同样得益于Alexa,对整个亚马逊来说,这是亚马逊内部一群要求很高、非常成熟的客户。他们在大规模使用我们的几乎所有服务,他们还在给我们提供反馈意见,告诉我们哪里需要改进。对我们而言,客户反馈推动着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

 

主持人:所以您提到了消费者业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趋势您需要着重阐述的?  


Jassy:我认为,如果你看看消费者业务的每个方面,会发现它们以非常快的速度创新。我不知道你是否有机会在我们的零售网站上购物,你每个月都能看到众多的新功能。看看我们支持设备的种类,针对这些设备的服务,看看我们在Prime音乐和Prime视频网站上所做的工作。你就知道,我们有支付业务,我们着眼于整个亚马逊。到处都有大量的发明。捎带提一下,不是所有发明都成功,这很正常。但我们在尝试许多事情。

 

主持人:聊聊最后一个问题,亚马逊帝国在壮大,收购WholeFoods,开办杂货店,打通线上线下,您认为AWS在未来更庞大的亚马逊帝国会有怎样的地位?


Jassy:我其实不认为这是个帝国,但我认为AWS扮演的角色与它在过去几年的角色是一样的。我们一起希望它扮演好这个角色,那就是我们希望AWS成为支持许多公司的开发人员考虑构建的所有应用程序的技术基础设施,这也包括亚马逊。正如我所说,我认为亚马逊能够以非常快的速度发明产品,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由于它使用AWS。但是我们希望为任何公司或任何开发人员扮演这个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非常注重确保亚马逊的消费者业务是非常重要的外部客户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亚马逊的消费者业务竞争对手绝大多数使用AWS,而它们这么做出于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我们拥有的平台比别人的平台强大得多。还有一个原因是,它们觉得我们完全像对待亚马逊的消费者业务那样重视它们。